用数字演绎不老人生
————退休干部郭大焱和他的幻方人生


 
□刘春梅 王亚雪 文/摄影



   学无止尽,而他又是一个追求完美的人,年轻的时候,干工作没完没了,总是想着怎样才能做得更好。退休后,又与数字打上了交道,走进了幻方(一种按一定规律排列的数字几何阵形)世界,并痴迷于此,不知归返。五角星的幻方搞出来了,又去琢磨六角星的、七角星的,星状的研究的差不多了,再设计球体的,各类方形的……
这位执著的老人就是从城建委副主任位置上退下来的郭大焱。今年六十五岁的郭老,几乎每天伏案三至四小时,探索幻方之谜,有时甚至熬到深夜两三点,直到家人“勒令停止”。
在青少年时期,郭老就对数字有特殊的癖好,一次偶然在《新民晚报》读到一篇《对称性丰富的四阶幻方》,从此便迷上了幻方。但是,退休前,他作为城建委的领导,整天忙于公务,没有时间专门研究,只是偶尔在杂志上填填别人设计的幻方,排遣排遣工作带来的紧张情绪。退休后,公务不再缠身,便一头扎进数字堆里去了,官职不在,他没有失落感,门庭冷落,却不觉得孤寂,有了空格,有了数字,就拥有了充实的人生。在幻方世界里,他进行的是无止境的探索,八阶幻方,九阶幻方,十阶幻方,直到一千三百阶,一沓厚厚的稿纸,整整五大本笔记,让人感叹,让人折服。看着这张贴在笔记本上的幻方,我们有点眼花缭乱,很难想象一个人对数字会迷恋到如此地步。当郭老在饶有兴致地讲述他的幻方人生时,他的表情就像一个孩子一样。其实,他真的一点儿都不老,他那么勇于接受挑战,精力是那么旺盛,他的心是年轻而富有活力的。有时候,“老”这个字并不是年龄赋予人们的,而是一种逐渐消沉、逐渐淡漠的心态强加于人的,当许多接近退休或退了休的人们,正在抚今追昔,感慨万分,或无所事事,倍感孤寂时,郭老却在幻方世界里,怀着一颗年轻的心,孜孜不倦地探求。他说:“人,确实需要真正喜欢点儿什么,不为名,不为利,只为人生路上多几分景色”。
迷恋幻方的郭老,并没有将自己深锁在幻方世界里,他的幻方,也不仅仅是单纯的数字游戏。他关心时事,关心社会,关心国家的变化,并将自己美好的心愿寄予幻方,“九七”香港回归纪念卡,“九九”澳门回归纪念卡,龙年吉祥卡,奥运纪念卡……数字的神奇尽显其中,“你们瞧,这是我为奥运会专制的纪念卡,第一个数字27代表着27届奥运会,最下面的28代表中国奥运健儿夺得金牌的数额,中间两个数字9和15表示奥运会开幕的日期,当然,这一幻方也符合横列,竖列,对角线之和相等的规则,此外,它还有其它特点……”他详细地讲解着自己的幻方,自己的心愿,并说,他已经将这些纪念卡一张张寄给了夺取冠军的奥运健儿们,看着这张张精致的纪念卡,品咂着郭老的良苦用心,你不能不被打动。枯燥乏味的数字在他的方格里正幻化成种种情愫和寄托,演绎着不老人生。
“幻方是一种有趣的数字排列,它对培养人的思维能力很重要,它可以激发人的联想能力,有联想就有创新,有发展。当然,它不仅可以开发儿童智力,还可防止老年痴呆症。”接着,他又半开玩笑地补充道。也许,有一天,你走在汉西街附近的公园里,会有一位老人走过来对你说,“年轻人,喜欢数学吗?送你一张卡片,回去琢磨吧!但是,别忘了复印两张,送给自己的朋友”。这位老人就是郭大焱,每次他有了新的发现,总是制成各种卡片,送给任何一个喜欢数学的年轻人。尽管他并不认识这些年轻人,但他觉得,多一个人了解幻方,他就多了一个朋友,一个知音,他的人生就不会孤寂。他说,尽管许多人听都没听过,但幻方却是一门基础数学,它对智力培养的作用是不可抹杀的。如果真的有人愿意研究这门学问,他会将自己多年积累的笔记毫无保留毫无条件地送给感兴趣的人。现在,郭老经常在各类学校里为学生们做讲座,讲奇妙的数字,虽然没什么报酬,但他从来乐此不疲。因为爱数字,就热爱人生,就有了无穷的创造欲望和一颗不知疲倦的年轻的心。
也许,我们不懂幻方,也从来没有排列过那些让人焦头烂额的数字;也没有静下心来解读过变幻无穷的幻方世界,但是,我们无法抗拒一个老人追求的执著,我们不能不对他那种探索的心态和积极的人生态度产生一种敬慕,并为他写几行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