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 痴 ———记退休职工党员蔡宜文
 



 □李振霞 王 庆
 


 
 从2002年3月28日至9月22日,蔡宜文老人凭着普通算盘和一人多高的演草纸成功地连过16关,编制出了11、12、13、15、16、17、18、19、20、24、28、30、32、36、38、42阶连续素数幻方,并得到中国幻方研究者协会的认证。半年的时间编制出16项成果,不但打破了日本寺村周太郎保持了23年的世界记录,而且还一次次超越自己,成为素数幻方研究领域的佼佼者。一个小学文化的古稀老人取得如此辉煌的研究成果令幻方研究专家们颇为惊讶。此后他又相继编制出54、70、85、102阶连续素数幻方,被中国幻方研究者协会主席、延安教育学院副教授高治源,协会秘书长、安徽师范大学离休干部王忠汉称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有这样的成果"堪称奇迹"。
 据2003年12月中国幻方研究者协会出版的《幻方再论》一书中公布,从1913年人们开始研究素数幻方到现在的91年间,共计只有28项成果,其中19项属于睢宁县的蔡宜文。至2004年10月15日,他的102阶连续素数幻方演算成功,蔡老已经有了20项研究成果。蔡老已被该协会吸收为会员,并多次应邀赴京参加各种学术会议。其中2004年4月,他作为正式代表被邀请到人民大会堂,参加第六届当代中国精神座谈会,他编制的华罗庚诞辰93周年纪念幻方还获得了第六届当代中国精神优秀作品的一等奖。 
 与素数幻方结缘
 
 今年71岁的蔡宜文,1995年退休前是睢宁县供销总社审计科科长,干过40多年的会计、审计工作,与数字打了大半辈子的交道。
 
 蔡宜文老人只上过几年小学,辍学后跟叔叔学会了打算盘。年轻时的蔡宜文好学上进,他平时最喜欢看科学、数学类的杂志,自学了工业会计的全部课程。
 
 蔡老与幻方的缘分要追溯到1977年,那一年他在9月号的《科学普及》杂志上看到了题为《纵横图漫谈》介绍幻方的一篇文章,很感兴趣,蔡老把它剪下来,收进了自己的资料剪贴本。
 22年后的1999年9月,蔡老在《扬子晚报》上又看到了一篇有关幻方的文章,文章中介绍了河南封丘县一位农民用10个算盘排成“一字长蛇阵”演算双重幻方,成果达到了世界级水平。这让深埋在蔡老心中对幻方的好奇、探求的欲望像春天的种子,不可遏止地出土了。 
 为钻研幻方,蔡老到处搜寻这方面的资料书籍,但除了科学杂志上有零星的介绍外,很难买到专业的理论书籍。直到2002年初,蔡老从他购买的一本数学书籍上看到此书的作者还著有《奇妙的幻方》一书,蔡老当时欣喜若狂,寻找多年的专业书籍终于有了线索。他立即跟书的作者联系,要购买这本书,可作者手头上没有,建议他跟出版社联系是否有书,执著的蔡老又写信给出版社,该书的编辑看到蔡老痴迷幻方,求购心切,就把自己手上的样本赠送给了蔡老。收到《奇妙的幻方》一书后,蔡老如获至宝,一个字一个字地钻研,一气读完。正是这本书引领着蔡老从对幻方好奇的初级阶段向着高深的钻研阶段迈进,在这本书的指引下,他不畏艰险,对素数幻方这座高峰开始了艰苦卓绝的攀登。
 “学之,不如好之;好之,不如痴之。” 
 素数是自然数中最没有规律的一些数字,只能被1和自身整除,它们分布非常散漫,变幻莫测,甚至被称为"素数魔鬼"。很多数学大师投入了一生的精力和智慧,都难以把握它的规律。编制素数幻方,难度非常大,当幻方的阶数增高时,尤其复杂,因此目前全国从事素数幻方研究的只有屈指可数的几个人。
 蔡老除了对幻方有浓厚的兴趣,对数字有着与生俱来的敏感外,他的要钻研就要弄出点名堂来的韧劲和毅力是一般人做不到的。有句古话说,"学之,不如好之;好之,不如痴之。"痴爱一项事业,人的精神一旦被唤醒,其威力是无穷的。
 在编制演算102阶连续素数幻方时,蔡老用了6个月才成功算出。他成堆成摞的演草纸堆得满屋都是。102阶连续素数幻方是由横102个素数、竖102个素数构成,整个幻方有10404个素数,幻方要求这些数字的每一横行、每一竖行和两条对角线的和都要相等,这就要把选好的素数合理安排。在实际操作中一个数字安排不对,或书写时有笔误就会出现差错,需要重新核算。102阶连续素数幻方的每排幻和是一个7位数,总和是个上亿的9位数,演算起来有时要用两个算盘,两个算盘还算不下来时,蔡老就自己采用明朝吴敬的格子算法,蔡老演算这些数字,有时几小时不抬头。

越是接近结果的时候,蔡老的干劲就越足。每天天一亮就起床,夜里睡不着时也在思考,一有灵感就继续下床工作。蔡老说,甚至连他做梦,梦到的都是那些既亲切又枯燥的数字。演算102阶连续素数幻方的两条对角线之和时,构成整个幻方图形的草图太大了,铺在地上,8开白纸横7张、竖11张,整个地面都铺满了。蔡老和老伴都因年岁大了不能蹲下细看那些数字,就只好请邻居来帮忙,邻居一个个地念,蔡老用算盘做加法运算。这样一次次地麻烦邻居,最后,蔡老实在不好意思了,就自己沿对角线把每张纸上的数字用笔圈上做出区别,然后再演算,这样的工作蔡老一干就是半年。蔡老说,结果出来后,光是对其进行复核就要用二十多天。
 为了使素数幻方更有意义,蔡老编制70、85、102阶连续素数幻方时,别出心裁地把陈景润、华罗庚、巴金取得丰功伟绩和享誉获奖时间编入幻方,制成名人素数纪念幻方,丰富了素数幻方的内含,给素数幻方增添了新的活力。 
 研究编制幻方,蔡老从没想过图名图利,子女们和老伴对蔡老在研究上的金钱花费没有怨言,但看到他那股子拼劲,很担心他的身体吃不消,所以对他最大的要求就是,继续演算可以,但一定要注意身体!
 对于自己的成果,蔡老没有沾沾自喜。但他喜的是,自己的头脑越用越灵活,反应越来越灵敏。
不辍的脚步
 在蔡老的案头堆放着几个大塑料袋,里面是有关幻方的资料,厚厚的剪贴本码在一边,桌上铺展开的是他正在演算的为国际数学家大会名誉主席、国际数学大师陈省身编制的一个95阶素数纪念幻方。演算纸上,我们看到了上面有红、蓝、黑、绿几种颜色的笔迹,那是选择素数时不断替换修改留下的,一页页凝结着蔡老的精力和心血。
 蔡老感叹幻方的研究是无限的,而自己的生命是有限的,他没有理由浪费一分一秒。他对素数幻方这座奇峰的攀登只要生命在,就不会停......●
 



相关链接

 奇妙的素数幻方


 素数,又称质数,是只能被1和自身整除的自然数,是自然数中最没有规律的数字,素数幻方就是通过演算,将成千上万个没有规律的素数,排列起来,最终构成一组上下、左右、对角线相加都相等的数学模式,在幻方领域,通常把一组数字称为一阶,阶数越多,计算难度越大。素数幻方的探索开始于20世纪初,1913年,美国人J•N•Muncey用1和开头的143个素数(3、5、7、11......,827)构造了一个12阶连续素数的幻方,可1不是素数,功亏一篑。经过很长时间的探索,日本著名的幻方研究家阿部乐方在《幻方的研究》一书中发表了他的5阶连续素数幻方,接着,苏组肯的6-9阶相继问世。日本寺村周太郎于1979年11月7日造出了10阶连续素数幻方,被称为当时的世界记录。1998年初,贵州施学良与上海李庆华的下一个连续素数幻方编成,它是14阶。 
 幻方是现代组合数学问题,起源于中国的“河图”、“洛书”,这已为世界所公认,幻方的原理引起了很多学者为之倾注心血,苦苦求索,甚至一些大科学家还从中得到启发,获得重大科学研究成果。●